但警方取证并不困难

2020-03-11 13:00栏目:微信红包

  今年除夕,吃饺子时在抢红包、看春晚时在抢红包、和父母聊天时在抢红包成都市民吴迪栋(化名)称,这是被微信红包“毁掉”的一个春节。近几天,他遇到靠“抢红包”开奖的赌博新花样,差点真的被微信红包毁掉。

  上周二,吴迪栋被朋友拉进一个微信群,他发现群里不断有人在发红包,“一天至少要发三四十个微信红包。”随后,他发现管理员推出一个押注的“游戏”:第二个抢到红包的尾数作为随机的开奖号码,群友只要猜中大小、单双或者数字,就可以获得倍数不等的收益。反之,押注归“庄家”。

  吴迪栋在成都下东大街一家贷款公司上班。几天前,朋友告诉他可以到一个微信群中免费抢红包,并把他拉进了这个微信群。让他没想到的是,在这个群中,红包倒是不少,每天至少有三十多个,“但每次只有一元钱,还是分成三份。”

  尽管如此,但群里每天热闹异常,群友的活跃度很高。发红包前,管理员会不断提醒大家及时“下注”。发了红包后,又会提醒中奖的群友及时找管理员领钱。

  吴迪栋慢慢摸清了规则:每次微信红包中的第二个红包的尾数为开奖号,群友在之前可以通过竞猜,私信找管理员押注,规定每注可押20元到1000元,只要猜中大小、单双或者数字,就可以获得倍数不等的收益。反之,押注统统不退还。

  随后,吴迪栋开始加入。“我基本上是买大小,一般一两百的卖。”吴迪栋说,第一天,他买了近3600元的赌注,仅仅收回800元。第二天,他又买了3800元的赌注,仍然只收回了600元。

  华西都市报记者在他长长的电子转账记录上看到,两天时间,吴迪栋转账40余次,把卡上的6000多元统统输掉了。“幸好绑定的那张卡上只有这些钱,不然当时输红眼了,可能有好多输好多。”吴迪栋说。

  11日,冷静下来的吴迪栋渐渐意识到,这个抢红包的群很可能就是一个网络赌博群,随即向锦江警方报警。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通过微信红包开设赌局?为了弄清真相,华西都市报记者进入该微信群进行了一番调查。

  几天前,吴迪栋把记者拉入一个名为“单掉马,及时开”的微信群。进入后不久,名为“下注管家”的人开始在群里介绍玩法和规则:“各位入群的新盆友,欢迎大家来到这个娱乐游戏凭条。单双、大小都可以买。单独买数字是6倍。以微信红包的方式购买。朋友们先确定买什么,然后用微信红包转账给我。我回复OK即下注成功。中奖了我再通过微信红包转给中奖朋友。本群纯属娱乐,放松心情。试试手气!”

  随即,下注管家在群里喊道:“最后下注时间,抓住机会”。几乎同时,下注管家开始私底下申请加记者微信。约5分钟后,下注管家在群里吼道:“4双小,请中奖的朋友及时与我联系。”为了增加可信度,该管理员还贴出了其中一位群友买中的截图。

  记者佯装不懂规则,在群里发问。随即,另一名客服人员解释说:一个微信红包,其中第二个抢到的金额尾数即为开奖号码,买中大小和单双,均为两倍;买中数字,倍数6倍。每注可押20元到500元。“之前,最高是1000元一注”,吴迪栋说,“庄家”为了降低赔付风险下调到了500元。

  “我就是这样一轮一轮的玩,刚开始还是觉得很刺激,当时感觉钱就是数字,直到输光了,才猛然觉得咋可能这么快!”吴迪栋说,连玩两天,第一天仅收回800元,第二天只收回了600元,其他时间都是输。

  记者注意到,在这个群中,已有群员170多人,其中有1个下注管家和3个客服人员,并且,他们都有作息时间。规定每天的“游戏”时间为:上午10点-12点、下午1点半-4点、晚上8点-10点,同时申明“晚上朋友多可适当延长。”

  在每次开奖,下注管家会提醒大家停止下注。但由于结算量大,开奖时间一般是5-10分钟,“原则保证5分钟一局”。

  一位群友告诉记者,开奖的微信红包都是1元钱的红包。但每天早上,管理员会丢一个大点红包供大家抢,“这个红包就像是开场哨一样。”12日上午,记者看到,这个大红包被分成15个发放,抢到最大的红包仅为3.6元。

  几天时间,记者跟几位群友渐渐混熟。其中一位玩家见记者时不时会在群里问东问西,私底下发来信息说,“别老在群里说输了,否则可能要被踢出群。”

  该玩家自称也是被朋友拉进群,才玩了几把,胜多负少。记者向他讨教如何押注,他告诉记者,如果仅仅是买大小,完全是靠运气,要懂得包号,“比如你选择买大,干脆就再花钱买个6、7、8、9,这样应该亏不了。”他说,甚至,你猜测开奖是小,还可以花20元买2,40元买3,80元买4,160元买5,“只要买中一个数,6倍奖励,赚回来了。”

  记者了解到,在170多位群友中,大多都是做贷款业务的。“这都是一个圈子的,熟人拉熟人。”吴迪栋说,他曾加入两个类似的群,在上一个群中,因为说了不该说的话,就被踢了出来。

  11日晚,一位女子在群里大骂:“哪个把我拉进来的各人把我拉出去。”随后,记者联系上了这名女子,她自称在下东大街做贷款业务,“群里好多都是熟人,这和赌博有啥区别?”她说,前几天有几个朋友就在说,有个人一天输了一万多元。

  12日下午,记者就此联系了提供微信转账、红包、微信支付相关服务和举报诈骗等帐号的微信客服。客服人员称将根据记者的举报进行调查,并表示近期并未接到类似投诉。

  针对此事,昨日下午,四川大学法学教授、成都中院院长助理万毅接受了华西都市报采访。

  他说,几年前,开设赌场罪的范围就已经不仅限于实体场所,虚拟空间也算。2010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赌博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出台,其中规定,利用互联网、移动通讯终端等传输赌博视频、数据,组织赌博活动,凡建立赌博网站并接受投注、建立赌博网站并提供给他人组织赌博、为赌博网站担任代理并接受投注、或参与赌博网站利润分成,具有其中之一,就属于“开设赌场”行为。

  “很明显,微信群的这种押注的行为就已经构成开设赌场罪。”万毅说,如果抽头渔利数额累计达到3万元以上、赌资数额累计达到30万元以上、或者参赌人数累计达到120人以上的,就应当认定为情节严重。

  事实上,虽然玩家是在微信群中私下与管理员交易,但警方取证并不困难,“联合微信运营商,调取他的交易记录,就可以发现赌资数额。”万毅说,如果管理员在开奖过程中,运用技术手段控制开奖结果的话,还将涉嫌构成诈骗罪。华西都市报记者 吴柳锋 实习生 杨尚智 摄影 陈羽啸

但警方取证并不困难相关新闻

  • 暂停“机场北-体育西路”路线——也就是平时市
  • 天猫抢红包,小米手机红包提醒怎么设置在哪里
  • 默认每个企业可定制1个封面
  • 摇红包,重生军嫂红包群
  • 抢红包神器,摇红包